马铃薯吧

国产马铃薯品种刷新高产纪录 马铃薯主粮化正闯“良种关”

      编辑:马铃薯       来源:马铃薯吧
 

今年7月,山东省平度市,在中国种子协会专家组的见证测产下,国产马铃薯品种希森6号以单季亩产9.58吨刷新了马铃薯高产的世界纪录。这是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选育出的专用马铃薯品种。在国家马铃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技术支持下,该集团已经培育出18个优质高产的马铃薯新品种(系),包括鲜食,薯条、薯片、淀粉及全粉加工,富含花青素和多酚的彩色马铃薯等各种用途的专用马铃薯品种。

3年前,国家开始实施马铃薯主粮化战略,“第四大主粮马铃薯”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个新提法。我国马铃薯种植面积和总产量均居世界第一,其耐旱耐贫瘠,适应种植范围广,亩产增产空间大,水肥利用效率远高于其他粮食作物。马铃薯主粮化,实际上就是把马铃薯加工成符合中国人饮食习惯的像馒头、面条、米饭一样的主食。从2015年开始,中央财政每年安排1亿元支持马铃薯主食开发,引导和扶持了一批马铃薯主食加工重点企业。

“以前我们总开玩笑说‘别拿土豆不当干粮’。马铃薯主粮化对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让老百姓吃得更营养健康。”国家马铃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中心负责人李延明介绍,“希森6号”是由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联合该中心,历经11年,杂交选育出的马铃薯新品种。“希森6号”可以出全粉、做薯条,改变了高端马铃薯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

不过,从全国来看,马铃薯良种在很多地区依然是一个“稀缺品”。湖北省云梦县大余马铃薯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余金海就经常为了购买马铃薯的种子发愁。 “我们合作社这两年都种了3000亩土豆,平均亩产约7000斤,土豆卖得也好,亩平纯收入超过1万元。”余金海介绍,这几年合作社带动周边农户种植马铃薯1.5万亩,小土豆成了村民增收致富的“金疙瘩”。

然而,大余马铃薯专业合作社的种薯,却是从3500公里外的内蒙古运来的。冬播前,余金海和同事们筹集了600多万元,前往内蒙古海拉尔等地收购良种,用大货车公路运输,每斤成本又多了0.2元至0.3元。“我们多希望能在更近的地方获得更好的种子啊。”余金海说。

推进马铃薯主粮化开发,必须要过良种关,推广脱毒种薯与加工专用品种。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董事长梁希森表示,种薯问题不仅关系到新品种的推广,还关系到病虫害防治问题以及产量问题。农民所用的种薯,相当部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脱毒种薯,这是造成马铃薯单产较低的重要原因。马铃薯主粮化首先要在良种选育上取得新突破,培育出更多高单产、高淀粉含量、抗逆性强、营养成分丰富的加工型马铃薯新品种。

“中国马铃薯种植面积为8000余万亩,位列全球第一,而单产水平却在世界排名第93位,人均食用马铃薯的数量只有西方国家的五分之一。究其原因主要就是种子落后、品质太低。”梁希森说,马铃薯育种门槛高、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需要国家加大支持力度,加强育种创新,尤其加大适宜主食加工的马铃薯品种的选育和推广。

农业农村部发布的《关于推进马铃薯产业开发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马铃薯种植面积扩大到1亿亩以上,适宜主食加工的品种种植比例达到30%,主食消费占马铃薯总消费量的30%。

“对于马铃薯主粮化,我们依然存在一些认识的误区,似乎以为在小麦粉里掺入的土豆全粉越多越好,其实这样做成本过高、工艺复杂,并不利于土豆全粉推广。”梁希森说,建议有关部门调整标准,适当降低土豆全粉的添加比例,既可以降低加工企业成本,也可以让马铃薯主食产品更易于被消费者所接受。

“近年来,我们对马铃薯主粮化的科技投入每年都在增加,但要让马铃薯成为主食,还需国家层面加大对生产企业的补贴和扶持力度,通过政策引导稳定马铃薯市场价格。”李延明说。

(经济日报 记者:乔金亮 责编:武亚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